遠境離鄉筑路是一曲心里的音符

2018/9/28 15:05:00 人評論 次瀏覽 分類:職工文苑





數著云朵的離鄉人 

因為生活,因為夢,我們將身影置于天涯,將心,置于海角,將一次次的背影和遠離的步伐,留給村口翹首歲月滄桑的老槐,將一次次的歡笑和嘆息,藏于山鄉的遠處、城市的偏隅,將一座座深山險谷筑成離家奮戰宛如曲影的橋梁與隧道。

我們是筑路的人嗎?沒錯,一身塵土,兩指灰泥,在野外公路工作環境中成長,在寒風烈日中成熟。

在異鄉,我們被鄉音一次次感動,我們被城市的陰謀一次次嘲弄。 
我們看到故鄉的云朵一次次從頭頂飄過,總是在失意時捫心自問:我們從哪里來?又要去向何處?

城市的高樓很高,我們選擇了安居、樂業。城市的水很深,我們選擇了自持、自守。但是,仍有霧霾,迷蒙眼睛;仍有流彈,擊中心靈。 
于是,我數著故鄉的一片片云朵:一片、兩片、三片、四片…… 

一片云飄過,又一片云飄過,從春到冬,從秋到夏,總有淚痕潸然,總有哀鴻凄凄,總有深山險谷的足跡,總有工地上筑路留下的汗水,總有在工地上留下自己那沾滿泥土的勞動照片,只見自己的容顏漸老,只見故鄉,依舊在山的那邊,招手呼喚:歸去,歸去!       

  
從故鄉走向他鄉 

從故鄉走向他鄉,這不僅僅是空間的距離,而是心的距離。

一朵花兒敗,總有一朵花兒開。故鄉杳去,必有他鄉的矮檐在遠處等你。 
而心,是千年難以融化的冰山,是一旦銘刻就難以抹去的銘文,出生伊始,被故鄉占據,便是永永遠遠,一生一世。

從故鄉走向他鄉,一汪水融入大海,一群雁不知所蹤,一片葉零落成泥,一柱冰化于無形,走著走著,誰在遠處歌吟?誰,還能找著自己?而故鄉,依舊在民謠里亮著,依舊在炊煙里裊著,依舊,用檐雨,敲打著歲月的滴漏。我們端莊的母親,一個被炊煙熏染得焦黑的長者,依舊出沒于田間地頭,依舊在檐雨下,占卜命運,盼兒歸期。

從故鄉走向他鄉,莊稼一茬茬長高,而在這高速發展的年代高速公路的建設標準像一條沒有終點的公路無限地延伸,人們為了工程建設奮斗的疲勞早已忘顧在我們的目光之外。那虔誠躬身的水稻,多么像我們暌違已久的父親,被風吹,被日曬,身影越來越矮,直至,低于塵土;同樣如今高速公路的建設標準就如向日癸一樣像天空中陽光四射,向著品質工程、平安工地、綠色低碳環保向人類彈出一曲曲音符........ 

這一曲曲音符就是現在工程建設的品質工程的音符;就是現在工程建設平安工地的音符;就是現在工程建設的綠色低碳環保的音符。需要我們如何努力去彈奏,只要彈會了就會比我們道路的曲線坐標組成的曲點還曲美;只要彈會了就會讓人類設計出一套完美而附帶音符的工程設計圖!

上一篇:關于贊比亞財務工作的感想

下一篇:中秋的酒

双色球复式投注计算表 福彩排列七基本走势图 850游戏怎么代理 澳洲幸运10开奖网站 麻将里赖子啥意思 52大庆麻将咋下载不了了呢 黑龙江11选5胆拖表 山鹰纸业股票分析 上海11选五推荐号码 最大棋牌游戏 体彩20选5单走势图 海南4+1走势图 abp绝顶痉挛实验 山东11选5是什么样子的 分分彩保持不输的技巧 长沙麻将技巧 11选5多少钱